珊瑚卷卷卷卷奶油酥

=珊瑚,头像即自设,from@吉丹三 吹爆她!她是仙女!
主写雷安的写jio,用心吃粮打call,用脑子发电产粮
更新极其不稳定,起起落落落落落落
天雷:all凹凸某角色不行!!雷卡NO!!!
超爱一切好吃的东西,特别是甜点!
美食不可辜负!!!

来评论区找我玩啊ლ(́◉◞౪◟◉‵ლ)
【关注和评论我的都是天使!感谢你们会关注我这个废话博!我会去视奸你们lof的!】

【海与风组曲】 Chapter 1

-OOC-

少年气的两人,大概是个会接上FANT那篇【将花束献给你】的系列

垃圾写作,没有文笔

看起来像是西幻,实际上只是架空幻想大陆设(。

有原创人物,不会对雷安两人的感情发展产生任何的负面影响

 

                  

穿越雷云的追光旅

     

 

自打安迷修跟着雷狮离开魔法学院后,在半年的时间内踏遍了整个诺温王国,而现在他们正做着登上蒲公英飞空艇的准备。

 

蒲公英飞空艇有个特点就是,它会随机降落在大陆的某一处,你不会知道目的地在哪。专治对旅行第一站毫无头绪的初心者,对于老油条们来说,更是要拼运气好坏,是否能够到达一个新地方

 

简单点说,一切全看脸。

 

飞空艇的内部聘请了萤火虫们作为光源,暖黄的光映在木材与铜牌上,令到整个飞空艇有了温馨的氛围,一定程度缓解了旅者的思乡病。当然,萤火虫们非常乐意在飞空艇工作,旅行者的故事一个比一个刺激,它们趴在玻璃罩里,舒舒服服地听着故事的跌宕起伏,心情美得就像吃到最喜欢的花瓣糖

 

“极星那群老爷子的故事,讲来讲去都无聊吐了,谁会想听啊!”一只戴着橡实帽的萤火虫在休息时间槽着它家乡的退休极星们,鼓鼓囊囊的脸颊塞满了船长提供的浆果午餐

 

不过这次的航程似乎有点不顺利,窗外乌压的黑云朵象征着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呃呃呃啊啊啊啊啊啊——唔呕……嗝。”

 

安迷修被颠簸的气流和失重感弄得想吐,结果只干呕了几声完事,身旁的雷狮情绪开始高昂,一边拍着安迷修的肩膀一边趴在舷窗上嚎叫,声浪之大连舷窗侧边的萤火虫都被吵醒,茫然地睁着黑溜的眼睛不知所措

 

“嘿安迷修!!快看窗外!!是闪电划过的轨迹!!”

 

飞空艇进入到雷云带就那么兴奋吗,你可别说之前在海上没遇到过这种鬼天气,我不会信的。安迷修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转头对上雷狮的眼睛时,他恍惚了

 

雷狮的眼里充满着罕见的情感。在安迷修的认知里,雷狮距上一次露出这样的表情还在魔法学院就读,那时他们谈及到大海,与现在的神情几近一模一样,有向往、希冀、还带着面对大海时不曾有过的点点羡慕。

 

羡慕?还在学生时代,安迷修就曾经问过雷狮,为什么他所练习的魔法除了基础日常用的,余下清一色都是关于如何驾驭雷电

 

雷狮回答,因为闪电从来不会后悔自己的抉择,自天边陨落那一刻起,它就做好了抛弃一切,并且粉身碎骨的准备,一条路即使走到黑也不回头。

 

“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人。”

 

为了目的奋不顾身,拼搏到最后一刻,说不定还能顺带拉几个人下水,一起引火自焚。听起来很酷,不是吗?

 

如同被点燃的星子坠入无边无际的银河

 

张扬,而又闪耀

 

然而闪电的划过打断了安迷修的思绪,并且其中一道越来越靠近飞空艇。当安迷修看清来者乃是罕见的球形闪电,正想抬手施展一个小型防护咒时,却被雷狮握住了手腕

 

“安迷修,没用的。”雷狮转头望着他,他已经从兴奋状态脱离了出来“球形闪电的穿透力极强,起码得用上防尤卡坦兽那种程度的魔咒”

 

雷狮顿了顿,续道

 

“而且我有种感觉,那球形闪电是来找我的,你还记得罗纳教授说过什么,对吧?”

 

罗纳教授是他们的自然精灵科的任教老师,拥有着一个凰曲花灵的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就是:万物皆有灵,只要你与它产生共鸣,它就会认你为主。请记住,你们是最有可能被这些小家伙认可的幸运儿!

 

安迷修楞住了,他显然没想到雷狮的运气好得那么过劲。他知道,雷狮向来不会拿这种事开玩笑的

 

话语间,那球形闪电已悠悠穿过舷窗的玻璃,在雷狮身边静静悬浮着,雷电自带的威压被收敛得很好,人类并不会受其影响,乍一看还会以为是再寻常不过的闪光球,

 

但全飞空艇的萤火虫被光球吓到不敢发光这一点倒是证明了自然精灵的威压非同小可,人类能够承受的威压并不代表萤火虫能够承受

 

一切就如同幻想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客舱失去所有光源,只剩下雷电魂灵所在的光球孤零零地散发着光芒。两人围在光球一旁,像取暖般将双手虚托在光球下方。

 

雷狮的指尖处生出几分电流往光球探去,噼啪作响的电流一道道地融进光球,而光球吸收掉了能量便无声消失了,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子自内走出,亚麻色的发丝编成两束垂在脑后,身披战甲,手里紧握的弓蜿蜒着电光,眼尾处还有一个闪电形的符号

 

“从今往后,您就是我的驭者,而我、芬德诺将会与您一同并肩战斗!”芬德诺向着雷狮躬身行礼,义正词严地发誓


然后雷狮开口

 

“别叫我驭者,叫雷狮老大”

 

“是,雷狮老大。”芬德诺没有半分犹豫便吐出了这个称呼

 

换来雷狮伏在椅背上笑到抽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芬德诺面上表露出很是不解,她不知道雷狮为什么突然笑了,她歪着头想了好一阵都没想出来个所以然来,只好飞到安迷修身边轻声询问

 

“您是雷狮老大的朋友?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他突然开始笑了吗?”

 

安迷修捏着眉心思索着如何回答芬德诺的问题,直白地告诉这位小姐雷狮其实是在捉弄她?不不不,那样会伤到芬德诺小姐的心吧,还是这样回答好了

 

想到这里,安迷修清了清喉咙回答:

 

“因为他欣赏你的率直,美丽的小姐”

 

……

雷狮笑得更欢了

……

 

经历过这么一个小插曲,飞空艇总算驶出雷云带,告别了糟糕的天气。四射的阳光驱散着黑云,微微刺痛了两人尚未适应的双眼,而芬德诺早在十分钟前被安迷修纠正对雷狮的称呼后,附身在雷狮一个手镯里,好闭目养神。细碎朝霞撒在云层之上,云的尽头晕染出一抹彩虹,飞空艇便沿着虹桥慢慢降落到软草地上

 

“本次航班到达的地方是——虹落帝国的极星森林”

 

“欢迎再次乘坐蒲公英飞空艇”

 

舱内的海狸播报员带着少许鼻音如是道


-tbc-

不定期更新掉落!我好柔弱啊.jpg

评论(4)
热度(21)

© 珊瑚卷卷卷卷奶油酥 | Powered by LOFTER